l

2012年5月8日 星期二

腳踏實地

May 07 21:07~22:15

image

人到了一定年紀之後,就會開始想東想西的。可能會去參加年輕時候覺得很無聊的活動,例如到博物館或是美術館看展覽;或是看一些「無聊的書」,例如「資治通鑑」或「古文觀止」這一類的,甚至會想要把岳飛的「良馬對」給背下來…XD。回顧國中的求學生活,什麼美術課、音樂課、工藝課、童軍課,這一類「無三小路用(聯考不考)」的課程,經常被英、數、理、化等「重點課程」給「借課」借走了。講的好聽是「借」,問題是Teddy國中都畢業二十幾年了,怎麼一直沒還哩?

、數、理、化只是人生的過客(英文還滿常會用到的…Orz),人文修養才是會跟著你一輩子的重要課程。

***

以上純屬無病呻吟。剛剛看到某個電視節目,談到韓國的進步,以及相對台灣的停滯不前,突然感概很多。最近Teddy跟某位學界的朋友一起吃午飯,席間聊著、聊著,這位教授冷不防突然問了Teddy一個問題。

某教授:做軟工的要怎麼出papers?

Teddy內心獨白:本人乃是業界人士耶。

要怎麼出papers?要怎麼出papers要怎麼出papers?

沒錯,在教育部英明的政策領導之下,台灣各大學的教授們,腦袋中最關心的一件事,不用懷疑,一定是:要怎麼出SCI/SSCI papers。至於教學…什麼是教學?可以出papers嗎?可以升等嗎?不行啊。所以…在這種「目標管理」之下,很多教授只做「容易出SCI論文的研究」。做軟工,切,怎麼出papers?軟體開發的好可以出papers嗎?可以升等嗎?不行啊,所以哩,像是design patterns這種算是很基本的軟體設計方法,就算是念到研究所畢業,台灣資工所的研究生了解design patterns的比例普遍來講還是很低。甚至資工相關系所畢業的學生,沒聽過design patterns的也比比皆是(不好出papers的研究當然沒人教也不用學啊)。

切,懂design patterns又怎樣,這又不能代表什麼;應該會有鄉民心裡這樣想。Teddy只能說,有空多寫寫程式吧。

***

上個禮拜四Teddy到長榮大學資工系某課程演講的時候,Teddy就建議這些大三的學生們,如果未來想從事軟體開發的工作,也不用去準備考什麼研究所,念大學的時候多寫程式,多寫測試,把基本功夫做好,光是大學畢業開發軟體的功力就可以「打掛」許多研究生。早點投入業界,累積幾年的工作經驗,等到日後覺得真正有需要再回學校念書也不遲。

幾年前有一次Teddy經過某學校的地下道,聽到兩位「疑似」該校研究生的對話。

研究生甲:你今天跟老闆meeting結果如何?

研究生乙:很順利啊,我做出來的「假數據」非常漂亮,老闆看了之後很高興(言下之意他的指導教授應該不知道這些數據是造假的)。

生命會找到出路,SCI papers也會。

***

只有學界如此嗎?如果你會這樣想,那你就一定對台灣不熟。前一陣子Teddy聽三個不同的朋友,分別談起公司導入CMMI的經驗,基本上和導入ISO(或是高裝檢…當過兵的鄉民們一定都知道那種造假的感覺)很像。實際上做的是一套,等到有人要來檢查,再把「專人負責寫作的 文件」拿出來檢查。

好漂亮的數據啊,過關。要比賽考試,誰能贏的過台灣人。

台灣通過CMMI認證的公司數目與取得認證時間的速度,不知道有沒有創下世界紀錄?


開發軟體的能力變好了嗎?誰理你啊,公司是要「拿牌」標公家機關的案子耶。想太多。

***

還記得江湖上傳聞「咸豐皇帝」是怎麼死的嗎?請參考「對症下藥」。希望鄉民們的專案不要也變成另一個現代的「咸豐皇帝」。

***

友藏內心獨白:又要得罪了人。

1 則留言:

  1. 有這種教育部,台灣還需要外敵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