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難道台灣人只配用便宜貨?

Sep. 15 08:40~10:41

image

 

這兩天有一則新聞(完整內容請參考〈佩甄買700元奶茶喊貴〉),大意是說藝人佩甄在「相思李舍」買了五杯奶茶,由於店家沒有menu,付錢時才知道一杯700元,一共花了她3,500元,讓她在Facebook上發文大喊「太貴了」。

當時Teddy在FB上看到朋友轉貼的這則發文,也覺得「一杯奶茶700元,這也貴的太誇張了吧?」由於上上周末Teddy爬完山之後才在大直某家咖啡店喝了一杯兩百多但味道卻很普通的冰奶茶,覺得有種被騙的感覺,沒想到還有一杯700元的。相形之下,一杯兩百多的奶茶就不算什麼了。

後來看到媒體訪問「相思李舍」的老闆李威德,據老闆表示:『我們做的是好東西,為什麼不能這樣賣?」台灣人長期就有個偏見,只有外來的才可以賣高價,自己人做的就得要「俗擱大碗」,結果搞得「台灣人只適合用這麼爛的東西,那只是剛剛好而已。」「台灣人都只肯貪便宜,這些年來,周圍的店家都倒了100多間,真正想做的人都撐不下去了,只剩下連鎖業者可以生存。」』

***

也許「相思李舍」能夠提供價目表或是在製作飲料之前可以先告知費用就可以減少誤會。Teddy沒喝過「相思李舍」的奶茶,也不是要幫老闆背書,只是看到老闆的回應,想起自己也曾經有過類似的體驗。在某次「Design Patterns這樣學就會了:入門實作班」的課程中…

Teddy:這個pattern我們在「進階班」的時候才會介紹。

某學員:我雖然也很想上進階班,可是因為你的課「太貴了」,我考慮了好久才來報名入門班…為什麼你的課都那麼貴?

Teddy:我不覺得泰迪軟體的課很貴,我們是專門提供敏捷開發相關培訓與顧問服務的公司,提供與國外相當且更適合本地學員的課程。以Design Patterns為例,我從1997年開始套用到現在,也有18年的經驗。其中有六年的時間我回學校念書,專門研究Alexander的pattern方法。從那時間到現在,我動手整理的e-learning、continuous integration與exception handling領域的patterns加起來也有幾十個。前兩者分別在美國與日本的PLoP(Pattern Languages of Programs)研討會中發表過。這門課不是只教你GoF的23個patterns,更要讓學員理解Alexander的pattern方法,以便日後可以比較容易去學習其他更多不同種類的patterns並且培養分析問題的能力。

Teddy:這樣的師資與課程內容,三天收兩萬多元,學會之後受用終身,怎麼會算貴?如果沒有收取合理的費用,將不足以支持公司營運與持續更新課程內容,無法長久經營。在定價的時候我已經考慮到台灣的收入水準,學員所付的實際費用大概只有國外相對課程的一半左右。

Teddy:而且所有泰迪軟體的課程都有提供售後服務,上課後學員可以加入Facebook上的「泰迪軟體 敏捷開發課程社團」,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在上面提問。或是參加我們舉辦的每月一次C. C. Agile聚會,有許多學員會利用這個聚會「回娘家」,在這個活動中當面與我們討論。以我們的課程內容與課後服務來看,是CP值很高的課程,一點都不貴。

某學員:可是國外(美國或歐洲)的平均所得比我們高,課程成本自然就比較高啊。

Teddy:先不說歐美國家,講講對岸中國大陸,平均國民所得是我們的1/3。我的同事Erica去上海上一門兩天的Kanban課程,費用是人民幣6,500,約台幣32,500。如果加上機票與住宿費,上完兩天課費用超過5萬元。

某學員:那是中國啊,我們是台灣耶,台灣就是要便宜啊!

Teddy:這~~~連中國都比不上,難道台灣人的志氣就這麼一點點嗎?

Teddy:你在公司上班,提供服務給公司,相當於把你「賣」給公司。這時候你怎麼不跟老闆說「台灣就是要便宜啊,所以我的月薪只要22K就好了?」當你自己是服務提供者,腦袋想著是無良老闆只肯給低薪,但當你自己是老闆(客戶)的時候,腦袋想著卻是「台灣就是要便宜啊」這樣子,合理嗎?一分錢一分貨,要便宜的課也可以,我找別人來教,費用只要一半,問題是,你願意來上嗎?

某學員:!@^*&^*(!#

***

台灣就是要便宜啊!這句話一直在Teddy的腦海中迴盪,久久不能散去。有一次一位朋友跟Teddy聊天…

朋友:你們的課程的費用要不要再「親民」一點,這樣子也許可以多招到一些學員。

Teddy:不,如果我們採取低價策略,就沒有辦法維持目前的課程內容與教學品質。我們目前所開的課,都是累積了N年的「理論與實務」經驗,且為了開課,至少讀過幾十本書、上百篇文章。為了提供好的課程,我們也是要花不少錢去上課、參加研討會學習。如果採用低價策略,我們勢必被迫偷工減料,想辦法在短時間內開大量不同主題的課程才可以支撐下去。能量不滅定律,我們的時間就那麼多,最後不是降低課程品質,就只好到外面到處找兼差的槍手來上課。我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這樣做會變成「蛋塔效應」,最後只會把市場搞爛,然後自己也死了。

Teddy:我們要應該努力思考,如何維持現在的定價,甚至有朝一日和國外課程收取一樣的費用,同時間提升學員上課之後在就業市場的價值,讓學員覺得值回票價。唯有這樣,才會逼迫我們持續精進維持課程與服務品質,和別人產生區別。安排實作活動的課程,我寧可人少一點,儘量照顧到每位學員,也不要用大鍋炒的方式上課(師生比是很重要的教學評量標準)。

***

Teddy念書的時候曾經去補習英文,第一次是去補習托福,一個班大概有100多人,每個人坐在一個很小的位置上,聽著台上的講師滔滔不絕的說著「密技」。雖然每堂課的收費不高,但Teddy覺得學習效果不好,和講師也沒有互動,自己也很討厭擠在一個小小的位置上動彈不得。後來經由朋友介紹到科見美語補習英語會話,雖然每小時費用比較貴,但上課採用小班制,一班很少超過15個人。上課的講師很認真教學,每次上課都很歡樂而且學習效果很好,覺得值回票價。

Teddy自己很不喜歡「補習」,如果自己可以學好,為什麼要補習。但有時候為了節省學習時間,快速吸收別人的經驗,還是需要進修學習。此時關注的重點應該是課程的品質與學習的效果,還有這門課可以為你未來創造多少價值。

***

友藏內心獨白:如果可以當Apple,誰願意做小米?

2 則留言:

  1. 堅持是值得的,高品質的教學內容可以培養出更多優秀的軟體工程師
    未來台灣一定能有更多更好多軟體工作環境,當然價值觀的改變可能也是一個重點
    佩服Teddy的堅持,還有每天寫部落格的毅力

    回覆刪除